泰亨哼哼唧

纳尼

地下室(1)

虐注意
私设
兴吸血癖

他是从破碎的茧里堪堪存活的。抽丝剥茧,热水浇灌在他皮肤上,丝线被根根从肉体上抽离,痛的如生生剥皮。

嘿,张艺兴。
小白兔儿,别睡了,口水都流下来了。

他听到耳边熟悉的少年音,于是懒懒的斜过脸,正对上了一张放大的笑脸,明亮的甚至让他感到了刺眼。

外面的阳光正浓,他正趴在自己的课桌上,手边还有翻到不知道第几页的课本。生硬的边角被垫在头下,让他有些难受的支起身子。

哈哈哈哈......你看你的脸哈哈哈...

他闻言抚上自己的侧脸,上面有着不少的凹陷和书本的纹路,看来是睡出印子了。他正准备憨憨的附声笑出来,嘴角还未勾起就被什么破碎在地上的声响硬生生的截断了回忆。

他重又睁开了眼,看到那人在房间的另一隅,正阴沉着脸把地上打碎的水杯拾起。不经意间手指被锋利割开一个口子,血液汨汨的流下。

你看什么?

他捂上自己的手指,不快的侧脸朝他大声怒吼,脸上阴恻恻的表情和记忆里完全判若两人。

我知道你很恨我,朴灿烈。

但我不在乎,因为.....我爱你啊。

地下室的空气总是潮湿的,呆的时间长久了甚至能感受到空气中霉菌的生长和自己皮肤的溃烂的声音。

他无意识的移动双腿,撞翻了朴灿烈几天前放在他脚边的水。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始对着不远处的留下的那几个深褐色的印子发怔。

门被推开,拖着吱啦的刺耳长尾音,这些都没有唤醒他的意识,直到一双黑色的皮鞋在他眼前定格。他才缓缓的抬起头,直直的对上那个人的眼睛。

长久的不见天日,他本就白皙的皮肤更是可怖,血管在皮肤下明显清晰,仿佛用指尖轻易的就能挑破。

怎么,饿了吗?
那,来咬我啊~

他说着把身上的衬衫褪到肩膀以下,露出圆润又健康饱满的肩头。大眼睛里还藏着笑意,脸上的表情平常再不过,像是在逗一只小狗玩一样。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