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亨哼哼唧

纳尼

地下室(1)

虐注意
私设
兴吸血癖

他是从破碎的茧里堪堪存活的。抽丝剥茧,热水浇灌在他皮肤上,丝线被根根从肉体上抽离,痛的如生生剥皮。

嘿,张艺兴。
小白兔儿,别睡了,口水都流下来了。

他听到耳边熟悉的少年音,于是懒懒的斜过脸,正对上了一张放大的笑脸,明亮的甚至让他感到了刺眼。

外面的阳光正浓,他正趴在自己的课桌上,手边还有翻到不知道第几页的课本。生硬的边角被垫在头下,让他有些难受的支起身子。

哈哈哈哈......你看你的脸哈哈哈...

他闻言抚上自己的侧脸,上面有着不少的凹陷和书本的纹路,看来是睡出印子了。他正准备憨憨的附声笑出来,嘴角还未勾起就被什么破碎在地上的声响硬生生的截断了回忆。

他重又睁开了眼,看到那人在房间的另一隅,正阴沉着脸把地上打碎的水杯拾起。不经意间手指被锋利割开一个口子,血液汨汨的流下。

你看什么?

他捂上自己的手指,不快的侧脸朝他大声怒吼,脸上阴恻恻的表情和记忆里完全判若两人。

我知道你很恨我,朴灿烈。

但我不在乎,因为.....我爱你啊。

地下室的空气总是潮湿的,呆的时间长久了甚至能感受到空气中霉菌的生长和自己皮肤的溃烂的声音。

他无意识的移动双腿,撞翻了朴灿烈几天前放在他脚边的水。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始对着不远处的留下的那几个深褐色的印子发怔。

门被推开,拖着吱啦的刺耳长尾音,这些都没有唤醒他的意识,直到一双黑色的皮鞋在他眼前定格。他才缓缓的抬起头,直直的对上那个人的眼睛。

长久的不见天日,他本就白皙的皮肤更是可怖,血管在皮肤下明显清晰,仿佛用指尖轻易的就能挑破。

怎么,饿了吗?
那,来咬我啊~

他说着把身上的衬衫褪到肩膀以下,露出圆润又健康饱满的肩头。大眼睛里还藏着笑意,脸上的表情平常再不过,像是在逗一只小狗玩一样。









一时冲动 02

内娱设定
微ooc

       对于身高这个话题,他虽是常常在人前笑称你鹿爷我可是身长将近一米八的轻轻带过,一副看上去自信又迷人的不行的样子。但是真的在对面站着个实实在在的大高个的时候,心里还是介意的不行,被人比得矮了一截的感觉糟糕的让他在心里把那个傻大个黑了个透。

       “听说你最近在b市的活动很多啊,希望你能快点适应这边好好拍戏哦。”他脸上的微笑无懈可击,完全就是个体贴暖心的大哥哥。

        突然提起b市完全是因为朴灿烈最近被狗仔在b市拍到了个花边新闻,虽然最近大众已经大多接受了这不过是恶意炒作的说法,但终究是根不愉快的刺。

        朴灿烈微微蹙眉,在心里冷冷的嘲笑对方的幼稚行为后随即调整情绪礼貌的接话,“嗯,我会的。毕竟这里也有真正让我感兴趣的人,我会很快适应的~”他说到有了感兴趣的人时突然笑的咧开了嘴,露出整齐的大白牙一下子闪了鹿晗一脸。

       “……”感到莫名吃瘪的鹿晗有些无语,脸色也有些变暗,说着先去看看剧本就迅速离开了某人往休息室走去。

       他刚走了几步脑海里重又映出某只白团子的脸,于是重新拿出手机等着回复。同时意识到了某个问题,卧槽他个嫖灿烈的,他连表白都没有拿什么来和小爷我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顿悟后突然倍感浑身轻松,走起路来脚底生风,远远的看上去就像个傻子似的飘远了。

       “我干嘛要和他一般见识来着。。。”朴灿烈望着他的背影突然涌起了想要思考人生的冲动。
             
       对于接到和情敌一起出演电影的通告时他是拒绝的,奈何大制作大导演顶级工作组的配置让人无从反驳,吃着老高投来的白眼他默默的把朴灿烈骂了一遍又一遍。

       朴灿烈是歌手出身,低沉的嗓音和独特的舞台气场让他在歌唱事业上混的顺风顺水,近来又开始涉足演艺圈。凭着部玛丽苏的狗血剧本男一如今居然也能和他平起平坐了,这个看脸的世道,真的可以说是世风日下了。他在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一脸的痛惜,并捏起了自己的下巴,明明是小爷我更帅好吧。
             
       张艺兴却是公司不怎么捧却自立更生红的不行的典型案例,在参加综艺之前他的沉默寡言甚至让他有了清冷又不近人情的形象。

       然而同公司的师兄鹿晗表示这完全是假象,逗逼起来可以抱着吉他冲着他深情的吼国歌的人完全和不近人情什么的不沾边。

       而如今本来工作结束可以打个电话约来喝一杯的人如今静静的躺在通讯列表的首位,熟悉不过的号码他却无法像以前那样随意的拨出去了。

      他很可能不会接受自己,并且会不断的疏离自己,最终离开自己吧。虽说抢在情敌前面的告白让他像是拥有了筹码般的安慰,但是过于冲动的后果,同时也使他感受到了一阵又一阵痉挛般的悔意,冰凉刺骨的席卷过全身,最后心也痛了起来。

一时冲动

内娱设定
微ooc



    他反复的开机关机,手机上的图标都开始闪烁提醒他急需充电。他放下手机又按下了关机键。

    先提醒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翘掉工作。
    老高在旁边目睹了全程,忍下了一脚踹过去的冲动这么说道。

     可是。。。他抓挠了一把头发又放开,我不是怕他根本不给我打电话吗。

     害怕得到令人伤心的回复,又害怕他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他又折腾了一会儿,干脆斜斜的往床上一趴。
    
     是的,他告白了。
   
     忽视对方先是无法理解一般的云淡风轻而后又是被雷击中一样的反应,整个过程还算是圆满。

     那句我喜欢你,准确的传递了出去。

     不要急着回复我,我希望你的回复可以发简讯告诉我,我不太想当面听到。他紧张又急促的补上一句话后就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了后台的休息室。

      而现在,他想起当时的场景还是有点恨不得一头撞死。
      “啊?”这是在过了异常漫长的几秒钟后那个迟钝的人家伙的反应,然后就开始眼睛一眨不眨的直视着自己,水光润色的瞳孔清澈的映出自己此时甚至有点羞愤的蠢脸。但同时让人有些欣喜的发现这个肤色白皙的人一点点的情绪都会反应出来,他注意到这只白团子的耳尖正在慢慢的变红。

       然后他的粉唇微微轻启,就要对现在的情况说出些什么。于是他急吼吼的补上一句来日再谈就这么退了出去,兵荒马乱的险些左脚绊右脚。

        他胆小又懦弱,对于说出口的表白却并不后悔。毕竟气氛正好,小小的封闭空间,只有他们两个。
        可爱又治愈的白软兴兴儿,他一点也不希望有人抢在他的前面将他占为己有。

        又是一个被经纪人早早的拎到片场熟悉片场环境的清晨,他斜倚在角落休息,终于从沉思中微微抬起了头。

         看着不远处那人世故的假笑,鄙夷的在心里朝他竖起了中指,想跟爷爷我抢人想都别想。然后莫名的心情愉快多了收敛起情绪摆出一脸假笑的走到那人跟前,礼貌的向他伸出了手,“你好啊,朴灿烈。合作愉快。”

          那人配合的伸手握住,有些意味深长的微微的反捏住他的手,轻轻一笑眼角就弯成了一对小月牙,“我会尽我所能的,鹿晗前辈。”

          真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鹿晗的笑脸开始逐渐的崩裂,手上也不服输的用力捏了回去。

          一时间气氛诡异,陷入僵局。片场的其他人都纷纷投来了目光,而他们却自是岿然不动,就像是张开了个天然的结界。